[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香港创富心水论坛 >

80年前南京防空警报响起 蒋介石做了这样的决议 蒋介石

[时间:2021-02-07 09:33来源:未知作者:admin浏览:]

  点击进入专题

责任编纂:柳龙龙

  在唐生智走立刻任的统一天,国民政府正式发表移驻重庆宣言:“凡有血气,无不具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之决心。国民政府兹为适挑战况,兼顾全局,长期抗战起见,本日移驻重庆,此后将以最宽大之范围,从事更长久之战斗。”

  日本民间南京大屠杀研究者小野贤二:我与时间赛跑

  日本前首相人民日报撰文:以史为鉴 才干面向将来

  战不战?这是80年前那个秋冬之交,蒋介石要做出的决定。

  媒体:揭穿日本右翼否认南京大屠杀的五大谣言

  1937年12月4日,南京城内一片大战将至的景象。尚未离开南京的市民王文杰描述道:中山门邻近,“城门只剩半扇开着,其余的都已用麻袋,水泥管、钢条”填充梗塞;孝陵卫、麒麟门等沿途高地,“我军已安排好牢固的阵地,炮手在那里试炮,传来隆隆的响声,京汤路的核心,埋了很多地雷,预感敌人进攻时,至少可以给他一个重大的打击”;虎踞关内,“工兵们正在发掘工事,前进曲唱得贯彻云霄”。

  这种镇定,随着连续3个月之久的淞沪会战失败而消失。“11月11日,上海市长发表告市民书,沉痛宣布上海沦陷,这象征着南京保卫战被提上日程。但当时在国民党高层中,南京是弃是守,意见不一,蒋介石也拿不定主张。”中国社会迷信院声誉学部委员、蒋介石研究者杨天石告知《环球人物》记者。

  国民日报钟声:国行公祭 为佑世界和平

  求不求

  第一次高级幕僚会议是11月13日至14日,出席会议的只有军政部长何应钦、军事委员会常委白崇禧、军委会办公厅主任徐永昌、大本营作战组组长刘斐等。刘斐在会上力主“象征性的防守”“守是守不住的”,应该“恰当抵御之后就主动地撤退”。他的意见得到了白崇禧的支持,何应钦和徐永昌也随即附和。眼见偏向弃城的意见一边倒,蒋介石只得表示:“南京是国际观瞻所系,守是应该守一下的,至于如何遵法,值得再加考虑。”

  1937年10月5日,美国总统罗斯福在芝加哥发表“防疫隔离”的演说,把侵犯国家比方成蔓延的沾染病,指出“为了保卫国际社会的健康应当加以隔离”。这是美国第一次公然宣告要放弃“孤破主义”与“中立主义”政策。次日,美国国务卿赫尔发表申明,谴责“日本的举动违背了国际关系所遵照的准则,同《九国公约》和《不战公约》相抵牾”。这让蒋介石悲痛欲绝,在10月7日的日记中直呼“此皆于我精力助力甚大,惟以军事局势不能转入主动位置为可虑耳”。他认为以美国为首的国际同盟和“国际公君子士”终于要付出实际行为了。

  蒋介石将防守南京的方针表述为:“南京守城,非守与不守之问题,而是猛攻之时光问题。”11月29日,在亲率唐生智、桂永清等高等军官观察紫金山、天堡城等阵地时,蒋介石对守城官兵许诺道:“南京东南一带山天时于防守,北部有长江依靠,造成自然要塞,至少可以保卫两个月。有了这段时间,便可以整编新的新力量。只有南京能守住,我将亲率云南军队前来解围。”卢彦名以为,蒋介石的基础方针是“短期固守”,但真想固守一两个月,单参军事层面斟酌,不仅须要中国方面指挥调度有方、三军用命,还得指望日本方面多犯过错,是个“两厢情愿的主意”。蒋介石如此布防,“实际上是把筹码压在了国际调处上”。

  南京大屠杀史与国际和平研究院副研究员卢彦名对《环球人物》记者剖析道:“守卫南京的部队从派系上来讲是中心军、广东军和川军3个主要派别,以中央军的主力部队为主,以其他地方军为外围。他们大部门刚从淞沪战场下来,士气零落,设备丧失、人员伤亡很大。到南京后,许多部队靠暂时征集壮丁和学生来补充兵源。这些新兵大多连名字都没登记、也没禁受练习就上了战场。后来我们要统计殉国的将士有多少,都很艰苦。当时的局面是兵临城下、箭在弦上,没有方法了。”

  11月20日,唐生智正式出任南京卫戍司令长官,张贴布告,发布解严。南京进入战时状况。

  第三句是原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中国法官梅汝?所说,“我不是复仇主义者,我无意于把日本军国主义欠下我们的血债写在日自己民的账上。但是,我信任,忘却过去的苦难可能导致未来的灾害”。

  走不走

  第三次会议在11月18日晚上召开。这一次蒋介石不再听取众人的看法,单刀直入地说:“南京是我国的首都,又是国府所在地,经由十年缔造,为国际观瞻之所系,又为国父陵寝所在,断不能不战而退,拱手让敌,这样对海内外都说不外去,应该死守。”世人闻言,赶快附和,守城决议一锤定音。江苏省社科院历史研究所所长王卫星对记者说明道:“蒋介石要通过守卫南京向国际社会、中公民众表明政府百折不挠和投降的立场。假如他自动废弃,会在政治上造成恶劣影响,对民众的抗日决心也是繁重打击。实在单纯从军事层面上考虑,保卫南京是一场必败的战斗,但从政治上考虑,这是一场必败也必需要打的战争。”

  拜见中山陵后,蒋介石为提振士气,在铁道部一个不大的会议室里,召开离开南京前的最后一次军事会议,对所有列入南京保卫战战斗序列的部队少将以上将领发表讲话。他的讲话持续了1个小时,颇为开诚布公:“南京是中国的首都,为了国际荣誉,不能弃之不守。”“我们如不守南京,总理不能瞑目于九泉之下。”“首都已是一个围城,我乐意和大家共同负起守卫的责任。”“现在各方面的战争局势,都在持续发展,我不能偏于一隅。所以,义务逼着我离开,这在我心坎是觉得异样的沉痛。”“守卫首都的历史使命,现在已交给唐将军和诸君了,我们应懂得这是千载一时的机遇,大家都可以达成任务。”“我在外面,也自当调动部队,来策应首都。”会场氛围烦闷,达观的情感始终覆盖着众人。

  12月13日,是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度公祭日。

  留美女生拍南京大屠杀主题片 纪念“华小姐”

  在日军的炸弹下,蒋介石也不得不东躲西藏。他天天轮换着在清凉山、中山陵四方城、中华门城堡等处办公、休息,不得安生。比拟之下,民众的适应力是惊人的,墙圮壁颓中,南京人迅速恢复了生涯的节奏。当时有外国记者写了一篇报道《南京在空袭下》:“南京的居民,现在是那么的习惯于日本飞机的空袭了……一听警号响起,都那样谈笑风生地走入地窟中,相互估量被击落的日机的数量……在这样的情况下,日机要到达他们的‘炸毁南京’的目标,那真是谈何轻易……南京固然时时有炸弹袭来,然而南京的居民,却镇定得犹如住在上海租界上的人一样。”

  1937年12月17日,日本士兵在南京中山陵前浪荡,此前中国守军为中山陵安装的伪装网依然存在。

  南京大屠戮从前了整整80年。日寇的残暴、杀害、惨无人性,无论日本右翼分子如何否定,都永远被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张建军盼望,人们记住的,不再仅仅是30万逝世难者这个数字,而更应当是那段民族羞辱的历史。“留念馆的研究团队、其余研讨这段历史的学者做了大量的工作,构成了一批十分可贵的历史史料跟研究著述。”这其中包含:南京守卫战是一场什么样的战役?军事上是否战至悲壮?政治上是否战至最后?国之元首蒋介石为何表示出大批的抵触性?一边誓言捍卫南京,一边保存中日密谈渠道,所为何来?一度坐镇南京又终极弃城而去,何以如斯变动?先是口谕退却后又电令坚守,何以如此重复?一个“战时首领”的信心和怯懦,仅仅是个人的性情使然,仍是包括着更深入的历史必定?

  第二句是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李秀英所说,“要记住历史,不要记住冤仇”。

  原题目:80年前南京,蒋介石的挑选:“要就是我留下,要就是你留下” 

  苏联确切供给了援助。卢彦名说:“苏联的支援航空队第一次援华作战就是在南京,但良多人不知道这一事实,认为是到武汉后才有苏联空军参战。此外,苏联还增援了一些物资。然而,这些声援对于南京保卫战而言,切实是杯水车薪,无关大局。”而且,在与苏联外交和军事人员的交涉进程中,蒋介石颇为不满。他在日记中愤然写道:“求人不如求己,今观苏俄武官态度之骄慢,更觉求己之要矣”“晚见俄武官特德文,态度居慢,可憎可嫌,败仗之时,遭人陵侮,盖如此也”“倭俄以中国为战场,以中国为就义品”“靠人之事必害多而无益也”。

  在紫金山北麓的南京抗日航空烈士纪念馆内,直立着一排排玄色的烈士墓碑,上面镌刻着数千位抗战期间牺牲的航空烈士的名字,其中有6个苏联名字与南京严密相关??苏联援华的最初6位烈士全体在南京保卫战期间牺牲。“当时在国际上,苏联是唯一表示违心踊跃支持中国的国家。在11月28日的日记中,蒋介石在‘注意’条目下写道:‘俄机已到,尚可图抢救战局。’他将苏联出兵看成拯救南京危局的唯一希望。”杨天石说。

  值得留神的是,此时,蒋介石与日本正在通过德国驻华大使陶德曼议和。

  对“部属”之外的一般民众来说,独一的活力系在逃离南京的船票上。据王卫星先容,当时一张船票比原价高出四五倍,辗转过手的黑市票甚至高出十数倍,“有钱人能够买到船票离开,下层大众哪有钱,而且他们素日就靠种田、挑担子、卖苦力过日子,没什么关联网,让他们走,也不晓得该往哪里去。当时留在南京不撤退的,大局部都是下层民众,他们逃无可逃。”无钱无力逃离危城的民众,只能像无头苍蝇个别乱窜,“城北的百姓往城南搬,城南的庶民往玄武湖搬。玄武湖的百姓往乡下搬,乡下的百姓往城里搬。搬来移去,似乎他们分开本来处所就可以得到无上保险保障似的”。1937年《时势半月刊》登载《咱们钢铁般的国都》一文,描写了这样一幅浊世气象。

  在纪念馆的展厅墙上,有三句话??

  第二次会议是11月15日至16日,除了前次加入者外,又增添了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军委会履行部主任唐生智、南京警备司令谷正伦等人。在这次会议上,主流意见还是弃城。李宗仁视南京为战术上的绝地,“敌人可以三面合围,而北面又阻于长江,无路可退”“不主意死守南京”“让他徒得南京,对战斗大局无关宏旨”。倒是唐生智态度坚定地表白了反对:“南京是我国首都,为国际观瞻所系,又是孙总理陵墓所在,如果放弃南京,将何以对总理在天之灵?因而非死守不可。”蒋介石总算听到了守城的意见,但仍当机立断,难下定论,只是说:“孟潇(即唐生智)的意见很对,值得考虑,我们再研究吧!”

  为了平安起见,蒋介石已从东郊陵园的四方城常设住地搬到城内清凉山林蔚别墅暂住,“还没有走的意思”。但跟着苏联谢绝出兵以及南京东南门户句容危急的新闻接踵传来,他终于到了不得不走的地步。12月6日,蒋介石在日记“雪恨”条下写道:“十年生聚,十年教训。三年组织,三年筹备。”他决议离开南京。

  那是1937年8月,淞沪战役的序幕刚拉开,日军的20余架飞机就冲到了国民政府首都南京的上空。第枚炸弹在8月15日落下。光华门机场、中华路、雨花路、健康路、三山街……日机在南京闹市区上空往返低空扫射、投掷炸弹。很多南京人甚至来不迭做出潜藏的反映,只是惊诧地望向天空,就失去了性命。日之间,古都沦为火海。此后,防空警报时时响彻在南京上空。

  一场民族浩劫留给本日中国的,不仅是悲哀的情殇,不仅是血色的块垒,不仅是历史的郁结,只有这些是不够的,更应是国运的思考,途径的抉择,民族的奋进。

  原南京卫戍司令主座唐生智(1890年?1970年)。据其自述,1937年11月,蒋介石在“明知其不可为”的情形下,扼守卫南京的义务交给了他。

  那一天的凌晨,他带着唐生智、罗卓英、桂永清等人,分乘十几辆小轿车,从黄浦路官邸动身,前往中山陵晋谒孙中山陵墓。一路上只有荷枪实弹的武装部队,没有行人,车行甚缓,能看到梧桐落叶已铺了满地。在中山门外连绵的山坡上,几十幢国民党高级军政要员的郊外别墅,都已人去楼空。中山陵所在的紫金山,作为把守南京的要冲,已褪去了往日的优美,披上了由铁丝网、鹿砦和各种防备工事做成的假装。蒋介石的跟从副官蒋恒德后来回想:眼见这一幕幕,蒋介石“神色惘然,满面郁悒”。

  12月7日清晨5时,在明故宫机场,蒋介石乘坐“美龄号”专机离开了被10万日军围困的南京城,飞往江西。临行前,他将自己乘坐的炮艇留在了下关江边,以示“统帅未走”,好安宁南京的军心民心。

  蒋介石倒没有抢着搬走,而是忙于兴师动众,布防南京。南京地域的重要作战部队起初仅有3个军,总体战斗力单薄。淞沪会战后,撤退下来的残部陆续回到南京,成为守卫南京的弥补力气。蒋介石又电令云南部队赶来参加保卫战,然而道路遥远,这支部队还在路上,南京就失守了。

  人民日报评论员:国家公祭日构筑民族记忆独特体

  守不守

  斯大林。1937年11月30日,蒋介石致电二人希望苏联实践诺言,出兵相助,但5日后斯大林拒绝了他的恳求。

  蒋介石在他位于南京中山陵的官邸持续召开了三次高级幕僚军事会议??在会议上,蒋介石不仅决定了南京的前路,还转变了个人的运气。

  早在1931年日本动员“九一八”事变时,蒋介石就寄望“国际公理之断定”“一方则诉之国联,请其依据国联之盟约,为公平道义之处理,以保障‘世界和平’”,终致东三省敏捷沦陷。此后华北危机日益深重,他仍愿望依附保障列强在华结合统治的《九国公约》来干预、制约日本。时任国民政府本国军事参谋团团长法肯豪森将军曾劝蒋介石:“华盛顿之九国公约,实际早成废纸。中国苟不自卫,无人能出而拔刀相助。”但蒋介石仍对“国际裁决”“国际调停”抱有空想,在日记中写道:“解决中倭问题,惟有引起国际注意与各国干涉。”

  以此,为南京保卫战和南京大屠杀80年祭。

  事实上,蒋介石真正等待的也不是这些无济于事的支援,而是苏联“仗义兴师”,大举对日出兵。12月5日,他等待已久的苏联回电终于发来,内容让他大喜过望:机会未至,苏联不便对日出兵。当日,他在日记中不得不否认残暴的事实:“对史大林覆电之研究,苏俄出兵已失望。”

  但罗斯福的“防疫隔离”观点没能得到国会批准,美国最终仅取舍对华予以道义上的支撑。与此同时,德国纳粹紧逼西欧,英国胆战心惊,自顾不暇,对远东的中日战事毫无兴致。11月在比利时召开的《九国公约》会议上,蒋介石抱以最大冀望的美英两国,借口“不参与战役”,相继让蒋介石扫兴,苏联成了他的最后一根稻草。

  逃不逃

  唐生智“自告奋勇”地守一座守不住的城,打一场打不赢的仗,把本人的生命、名誉放在了历史的车轮之下,其志凛然。但在他所写的文章《卫戍南京之经过》中,这份凛然的背地,另有隐情??“蒋介石这样来将我的军,我明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由于第二次会议停止后的越日,蒋介石约他“出去看一看”。两人一路走一路谈,到了由国民党精锐部队教诲总队驻守的阵地,蒋介石感叹道:“这个地势,应该有措施。”唐生智则回应道:“当初从上海撤下的部队伤亡很大,新兵多,没有多少个老兵,任务是艰难的。”下战书,蒋介石又去找唐生智。这次他不再兜圈子,明白地说:“对于守南京的问题,要就是我留下,要就是你留下。”唐生智只得答允:“你怎么可能留下呢?与其是你,不如是我吧!”

  江苏省南京市航空义士公墓牌坊,上有蒋介石书写的“精忠报国”四个大字,左右两侧为他题赠的挽联“英名万古传飞将,正气千秋壮国魂”。

  蒋介石随即问道:“谁负责固守南京为好?”回应他的,是死普通的沉静。蒋介石不得不激将道:“如果没有人守,我自己守。”此言之下,唐生智站出来表示:“委员长,若没有别人负责,我乐意勉为其难,我必定坚决死守,与南京城共存亡!”

  唐生智的自述得到了参加南京保卫战的教导总队队长桂永清的印证,“后因由(蒋)校长亲身到唐生智家里劝告,唐生智才委曲许可担负守卫南京总指挥的任务”。在最后表态的会议上,一些参会人员看到唐生智“不是坐在椅子上,而是蹲在座椅上”“一会儿跳下来,马上又蹲上去”,显得“不太畸形”。若唐生智的自述属实,蒋介石这是把可以预感的南京保卫战失败的责任,转到了唐生智身上,唐生智心知肚明,故而如坐针毡。

  第一句是南京大屠杀时救助过中国难民的约翰?拉贝所说,“可以饶恕,但不可以忘记”。

  在蒋介石的一条条“部属”下,全部南京变成了搬家的世界。依照打算,退却的次序是先党政军机关,后工厂、学校、商店等。昔日繁荣的大行宫、花牌楼、太平路一带变得非常冷清,军政人员的家眷逐步分散,国民党要人在陵园新村的公馆根本凌空,北京路、山西路一带政府要人的住宅也大多室迩人遐,职员、物质拼命向下关码头和江南车站集中。曾经纸醉金迷的夫子庙唯剩一泓净水,秦淮河上的歌声不再唱,明远楼上的钟声不再响。

  负责苏联国防的伏罗希洛夫元帅,曾请到访的中国代表张冲转告蒋介石:在中国抗战达到生死关头时,苏联当出兵,毫不坐视。这句承诺,极大地加强了蒋介石保持抗战的决心与信念。11月30日,蒋介石致电伏罗希洛夫及斯大林表现感激,生机苏联实际诺言,出兵相助,“中国今为民族生存与国际任务已竭尽其最后、最大之气力矣,且已至不得已退守南京,惟待友邦苏俄实力之应援,甚望先生毫不犹豫,仗义兴师”。

  迁都的预备其实早已开端。当年10月29日,淞沪战役接连失败之际,蒋介石就已招集政府工作人员召开了次迁都发动会。在其《国府迁渝与抗战前程》的讲话中,首次提议迁都重庆。此后,他频繁在日记中提及迁都相关事宜:“与林(森)主席商迁都问题”“决心迁都于重庆”“今日处置迁都部属”……

  作者:《环球人物》记者 郑心仪

  “呜??呼呜??呼呜??”91岁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葛道荣,惟妙惟肖地向我们模拟起防空警报声。这个声音在他11岁那年响起,尔后永远地留存于他的记忆之中。

  南京大屠杀国家公祭今举办 幸存者已不足百人

  从北京坐高铁到南京,进城之前,先过长江,江面广阔,江水奔跑,如母亲的手臂般围绕古城,确有“天堑长江第几州”之感。可如果从上海前往南京呢?再加上从三面进攻的雄师呢?情势即时陡变,长江阻断退路,南京便成绝地,真恰是破釜沉舟。战不战?这是80年前那个秋冬之交,蒋介石要做出的抉择。

  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原馆长:公祭中吸取力量

  相干消息

  人民日报社论:不忘历史 矢志振兴

  当天,党和国家引导人将缺席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举行的国家公祭典礼。

  1937年7月17日,“ 七 七 事 变 ”后,蒋 介 石(1887年?1975年)在庐山发表讲话,号令全国军民抗日,56748.com

网站首页创富心水论坛创富心水论坛原创香港创富心水论坛创富心水论坛69177